领导人向抗疫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默哀
来源:领导人向抗疫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默哀发稿时间:2020-04-08 00:19:40


春假即将到来,我们担心如果不迅速采取行动,我们的学生可能会分散并与世界各地的其他年轻人接触,等他们再返校时那就是一场全面的疫情。

问:哈佛是最早采取隔离措施并过渡到在线教学的高校之一,最初遇到了一些挫折,能请您谈谈当时的过程吗?

巴考:我经历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,两场危机有相似之处,也有区别。最大的相似之处是每个人都和大环境息息相关,这种情况下学校收到的捐赠会减少。我们都认为短期内慈善事业可能会有所减退,公司和基金会的支持力度会变弱。

疫情带来的直接经济影响很显著,我们为学生搬离提供了财务支持,教职工的收入有明显下降。

据秘鲁媒体报道,人民行动党国会议员莱斯利·拉索6日对外宣称自己及其丈夫已确诊感染新冠肺炎。在出现新冠肺炎症状后,两人立刻进行了自我隔离,没有参与上周五举行的国会全体会议。

接下来的时间为了保持社交距离,大家就只能通过视频软件联络。有件事很让我们分心,我的两个孙女,一个两岁半、一个8周大,我们很想在隔离结束后和她们一块玩。

日本那几艘游轮的情况也让我们意识到,如果在学生之间住得很近的宿舍里发生感染,会有什么后果。

首先是新冠病毒在中国、意大利、西班牙的迅速扩散,我们借鉴了这些国家的经验。很多研究模型都表明,如果病毒如人们所想的那般具有高传染性,那大家随时可能面临危机。

巴考:我们的应对举措是出于一系列考虑。

问:您给哈佛师生发邮件告知病情后,收到怎样的反馈?